酷划无法提现,请朋友们停止使用-久久博客

酷划无法提现,请朋友们停止使用

自从3月9日酷划邀请价格提升到4元,乐乐也从QQ群及论坛邀请了不少好友加入,等达到了提现的要求时,兴高采烈的输入支付账号,在那慢慢苦等了10天有余,可是也不见支付宝上的钱到账。

无奈,QQ联系客服,不回,联系了客服经理,直接QQ拉黑。对于这样的情况我也不多说什么,知道事情处理起来麻烦了,心里也做好了要不了钱的打算,后来多次联系客服不回,只好作罢,删除这样的手机锁屏app。

所以,酷划里还有钱的朋友抓紧去提现下试试,基本上得到的结果是酷划提现审核不通过。像类似我这样的情况不止一个,贴吧里随处可见,所以即使提现中的朋友,也不要抱多大希望。

推荐玩游戏打码赚钱平台集趣网,注册送1元,我已日赚100元

集趣网地址:http://www.ji7.com/

20141117212910605
当初,我想劝说我的一位好好友加入,他说了这么一段话:看那酷划官网什么东西也没有,只有寥寥几字,只要会点技术的人都会做到,如果网站有实力都不会遮着藏着或多或少会用心动去证明,要么是图片形式要么文字形式的内容展示,可是它没有,什么也没做,且联系方式异常的单一,所以做不长久的。

回想起这样的话,想想三月份的推广活动还真是那么有点奇怪。后来我在网上找了一篇文章如下,批抒了酷划在中国是不会长久的。

内容如下:

cashslide是一款手机锁屏广告应用,可以帮助用户挣钱的产品。由于把广告内容放在手机锁屏里,用户只需要像平时操作的那样滑动锁屏,就可以获得cashslide的返现。

cashslide目前已经是韩国用户量仅次于Kakao Talk的第二大应用,占有韩国锁屏领域70%的市场,目前已经是韩国最大的移动媒体和广告平台。

2014年,国内一个小创业团队也推出一款非常类似cashslide的应用——“酷划”。

“用这个应用,即使每天什么都不干,每月也能获得约十块钱的收入。”酷划的营销负责人姚波说。

虽然国内目前也有一些手机锁屏广告的应用,但酷划可能是与cashslide的创始团队交流最多的一个团队。只是,中、韩的广告市场生态具有颇多差异,这样一个重运营和现金流的项目能否在中国移植成功?

用户增长太快是祸

曾看到过一句介绍cashslide的话,说这个应用在韩国创造了用户增长最快的奇迹。当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心想,这个公司得多有钱啊?想想嘀嘀打车,返现砸的可都是真金白银。这样的事要不是巨头或者是有巨头撑腰,谁有这个财力。但令我没想到的是,cashslide不是韩国的巨头企业,它只是一家创业公司,创立于2012年。

朴光然是cashslide的联合创始人,这个创始团队大多是从咨询公司出身。那时,大家看到移动互联网的大趋势,想借这个大势创业。

任何一个应用,必须让用户心甘情愿的下载才可能被使用。cashslide其实也是一个APP,用户怎样才能乐意让cashslide占据自己的手机锁屏?朴光然他们想到的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给用户返现。他们的逻辑,是花钱把用户的手机锁屏租下来。

朴光然创业之初卖了自己的宝马车,手机的启动资金200万人民币。靠两百万给用户返现,显然不能支撑太久,必须找到一个能迅速变现的业务才能保证现金流的流转。当时,他们面临三个选择——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行业变现最快的业务无外乎电商、游戏和广告。把这几个业务类型和锁屏结合起来,他们选择了广告,因为广告最适合锁屏。

而且,相比传统的banner广告,锁屏广告的优势很明显:显示效果更好;不容易误操作,因为在锁屏上,要么右划跳过,要么左划进入广告;广告效果更易判断。因为左划右划都有钱拿,用户的选择就比较单纯,即是否真的对广告及产品感兴趣。朴光然觉得cashslide的锁屏广告是个足以颠覆传统广告的模式。

cashslide在韩国推出之后,马上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用户暴增。这种情况对其他任何一个互联网公司来说,都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但却让朴光然和他的团队不知所措,甚至感到恐怖。用户越大,返现的开销就越大。自有资金加上从广告商那里赚来的钱必须要能支撑这笔开支才行。否则,现金流一旦断裂,这个模式就玩儿不转了。

情急之下,朴光然决定先把一些促进用户增长的渠道停掉了,把增长势头暂时先压下来。等到资金稳定一段时间之后,才再在用户增长上发力。

这么一路跌跌撞撞地跑下来,回头看,朴光然觉得唏嘘,“其实我们的销售最开始是拼命做出来的,所以商业合作要跑得非常快,同时用户增长也要跑得快。”

目前,cashslide在韩国的团队已经有50多人,其中,服务策划团队主要的工作就是研究用户,改进产品。

cashslide最初的产品形态和现在的酷划非常像,只有纯广告内容,目标用户最开始是20多岁的年轻人,像白领和青年学生。但现在,cashslide已经增加了资讯,并且有大数据基础上开始推送个性化广告了。目标用户则扩展到30多岁的人群,下一步则是向四十岁人群扩展。

复杂的中国市场

姚波和他的搭档在2012年时,就从一个在Facebook工作的韩国籍朋友那里了解到cashslide。对方告诉他们,这是韩国的第二大APP产品,相当于手机上的分众传媒,用户增长十分迅猛。他们研究了一下cashslide,觉得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直接的模式。可等到把这个模式的运营环节深究下去,才越发觉得这个产品的复杂。为此,他们特意到韩国去拜访朴光然。只到2014年,才正式组建酷划团队,准备开始做中国的cashslide。

从2012年到2014年这个过程中,中国的移动市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比如4G的普及率更高了,嘀嘀打车等打车应用把中国移动用户对这种返现模式的信心培养起来了。

当时在中国市场,看到锁屏广告这种模式的机会的不止酷划团队一个。但好在有韩国公司的经验在先,他们心里比较笃定的一点是,这种模式的关键是,销售体系要建立,用户习惯和黏性要培养起来。否则,用户快速增长很可能带来的是灭顶之灾。

但尽管有韩国公司的经验,cashslide模式在中国依然有新的困难,这是因为中国和韩国的移动广告生态有很大的差异。

酷划在中国市场才刚刚开始,以韩国的经验,将先以快消类的广告内容为主,针对白领和学生群体。

这个产品的操作习惯完全无需培养,非常简单易用,而且快消类的广告最能实现这一点——用户只需要选择是否进入广告页面看广告,滑动锁屏就可以。

酷划的计划是,用这种简单的广告形式培养用户的看广告的习惯和对酷划的认知。待到用户量大了之后,才有可能放入游戏这些更复杂的广告内容,毕竟从广告效果上衡量,它必须用户进一步下载和激活才行。

但显然,cashslide模式在中国市场最大的挑战还是在于,在对现金流的要求更高的中国市场,以什么样的步骤和速度来发展用户。